□翟峰
  “刀鋒戰士”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3月3日(上周一)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亞的北豪登高等法院開庭,目前已經進入庭審的第二周,本案的審理將持續至本月20日。截止目前,案件的審理取得重大進展,而法庭上證人的證言使得皮斯托瑞斯的處境愈加不妙。
  辯方“咄咄逼人”
  控方“智珠在握”
  南非北豪登高等法院坐落在一座四四方方的大樓內,前面還有一排鐵欄桿。在馬路對面,就是南非著名的司法大樓,當年南非已故前總統納爾遜·曼德拉就是在這裡與其它非國大成員一起受到著名的“瑞佛尼亞審判”,於1964年被判處終身監禁,隨即開始了長達數十年的鐵窗生涯。
  而北豪登高等法院所在大樓的四層,有一個咖啡館,在庭審日的中午,咖啡館里會坐滿皮斯托瑞斯案的相關律師、記者,甚至有時被告皮斯托瑞斯的親友或者被害人斯滕坎普的親友也會到這裡來,而這兩方陣營的人從未有過互動。
  自3月3日至今的庭審中,法庭氣氛非常緊張,控方證人近幾天相繼出庭作證,控辯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攻防戰”,目前多位證人的證言使得皮斯托瑞斯的處境愈加被動。
  如一位醫生出庭作證,指稱他在案件發生後來到現場試圖搶救本案中的死者、皮斯托瑞斯的女友利瓦·斯滕坎普。當時他看到皮斯托瑞斯在渾身都是鮮血的斯滕坎普旁哭泣和祈禱。但是這時皮斯托瑞斯的主要辯護律師貝利·羅克斯對這位控方證人進行交互盤問,他一上來就對證人證言提出質疑,氣勢被描述為“咄咄逼人”。
  3月6日,在庭審第四天,皮斯托瑞斯的一位鄰居卡爾·約翰遜作為控方證人上庭作證,約翰遜對法官表示,在皮斯托瑞斯涉嫌殺害女友斯滕坎普的當晚,他先是聽到了一位女性在大聲尖叫,然後就傳來了數聲槍聲。這一證言顯然對被告十分不利。
  對這位鄰居的證供,皮斯托瑞斯的律師貝利·羅克斯也找到機會反駁,並表示:“其實在你的腦子裡對本案的疑凶已經有了預先的設想,這令人非常遺憾,不過我們會證明你是錯的。”
  儘管多位證人作出不利於他的證詞,但皮斯托瑞斯仍然堅稱,他在2013年2月14日情人節即案發當天於比勒陀利亞的家中發現有人在浴室活動,因此認為有歹徒闖入,所以使用了9毫米口徑手槍隔著關閉的浴室門向此人射擊,結果發現誤殺了女友斯滕坎普。皮斯托瑞斯拒不承認謀殺,但控方及本案主控官傑里·內爾則堅稱他是在與女友發生爭吵後有目的將其殺害的。
  南非民眾對於皮斯托瑞斯是否犯下謀殺罪也呈現兩極分化的意見,一位堅信皮斯托瑞斯及其辯護律師是在狡辯的民眾在微博上諷刺地寫道:“接下來,皮斯托瑞斯的律師貝利·羅克斯是不是就將對案發現場那扇浴室門展開盤問了,他會這樣問,你真的肯定你當時是關著的麽?”
  外媒評論到,皮斯托瑞斯的律師羅克斯在法庭上語言風格多變,對著控方的證人,他習慣於用挖苦、諷刺且帶著強烈敵意的語言來瓦解對方,以此打亂對方作出證言的節奏,冀望從中找到辯護的突破口,而對著身穿紅袍的主審黑人女法官馬西珀及坐在她旁邊的兩位助手,他則展現了完全不同的態度,不僅註重身體語言,在措辭上也非常註意,以最大程度地展現出對法官的尊重。比如他曾這樣說:“尊敬的女士,我正把命運放在您的手中。”
  羅克斯的態度並不奇怪,反而順理成章,因為南非沒有陪審團制度,馬西珀作為主審法官將最終負責判定皮斯托瑞斯的謀殺罪名是否成立。然而要“取悅於”這位黑人女法官並不容易,因為馬西珀此前曾做過記者,專門報道刑事案件,後來作為法官的她也經手了大量女性被殺案,多名類似案件的凶手都經她之手被處以南非最高刑罰終身監禁。
  相對於辯方律師羅克斯的咄咄逼人,本案主控官傑里·內爾在庭審過程中雖然言辭不那麼激烈,但是多位控方證人的出庭卻使得他看起來智珠在握。
  “小插曲”不斷
  主審法官發怒
  不少媒體都註意到,在法庭審理的間歇,皮斯托瑞斯經常與他的辯護團隊熱烈地討論著什麼,偶爾還湊在其主要辯護律師耳邊耳語幾句。當證人發言時,這位南非著名的殘疾運動員、如今的謀殺罪被告或是認真做著記錄,或是雙手緊緊地扣在一起,間或還用雙手捂在臉上,將頭深深的低下,不知在思考著什麼。
  皮斯托瑞斯目前還處於保釋狀態,所以在庭審結束之後,皮斯托瑞斯會由數名強壯的保鏢簇擁著穿過周圍蜂擁而上意欲採訪的記者以及熙攘的圍觀人群,艱難地離開法庭鑽入一輛深色玻璃的轎車內離開。在一路上,保鏢還不時對周圍的記者及民眾說:“請讓一讓,請讓一讓。”但這樣仍然無法抵擋記者的採訪熱情。
  在數天的庭審中,“小插曲”不斷。例如,在法庭審理過程中,現場並不安靜,不少來到庭審現場的記者乃至皮斯托斯瑞的辯論團隊都被指責存在“不當行為”,甚至還引發了主審法官馬西珀的怒火。
  馬西珀法官還曾警告現場的媒體,必須遵守法庭的規定,在法庭中不能使用閃光燈,而且為了保護出庭的證人,數位證人的影像也不能不經處理直接播出。在庭審過程中,一位記者的筆記本電腦出現故障發出刺耳的聲音,這影響了法庭的正常審理,讓馬西珀十分憤怒。她在3月7日即庭審的第五天還曾發出警告,如庭審中有人再出現不當行為,將被逐出法庭。
  此外也有不少媒體及現場聽眾事後對法庭上的翻譯“吐糟”。在本案的證人中,米歇爾·博格(皮斯托瑞斯的鄰居)也作為控方證人上庭,她用南非語作證(南非語又稱南非荷蘭語,為南非境內的白人種族阿非利卡人的主要語言),一位翻譯負責在法庭上將她的證言翻譯成英文。但是事後米歇爾抱怨說:“翻譯翻得並不十分準確,有些話並不是我想表達的。”
  媒體轉播被獲准
  促瞭解南非司法
  自3月3日以來,在北豪登高等法院上演的這一幕幕固然吸引了世界目光的關註,但最關註本案審理進程的無疑還是南非本國民眾。此前,負責本案的黑人女法官馬西珀罕見地作出決定,同意大部分庭審可通過電視播出。根據南非法律,電視臺等媒體是否有權在法庭上錄影或照相均取決於案件主審法官的決定。在許多刑事案件中,主審法官都不同意電視臺對法庭審理的具體情況進行錄影,因此此次馬西珀法官的決定使得南非乃至全世界的民眾得以瞭解本案的審理情況及更多細節。
  不僅如此,美國面向全國的頗有影響的日報《基督教科學箴言報》還認為,南非法庭對於“刀鋒戰士”皮斯托瑞斯涉嫌槍殺女友案的審理給予了南非民眾以及全世界一個更加瞭解南非刑事司法制度的好機會。《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的文章說,正因為本案的影響力和受關註度空前,且許多庭審過程都能夠從電視中看到,才給了所有人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
  馬裡奧斯·托伊特是南非一名經驗豐富的刑事辯護律師,他與此案的審理並不相關。但正因為如此,他認為自己作為旁觀者更加能看清案件的走向及這件大案的審理對南非司法體系的影響。托伊特認為,在這起案件中,不僅被告皮斯托瑞斯在接受著審判,整個南非司法體系也在接收著考驗。他認為,儘管許多人都不可能像皮斯托瑞斯一樣聘請豪華法律辯護團隊,但這起案件使得普通民眾也能夠通過庭審在電視上的播出更加瞭解南非的司法制度。
  庭審進入第二周
  案件走向實難測
  本案自3月3日開庭審理,目前已經結束了第一周的庭審,進入了第二周,更多案件細節將在本周揭開。目前根據多位證人的證言,更多旁觀者傾向於認為皮斯托瑞斯是在與女友發生爭執後蓄意開槍將其殺死的。本案的審理將持續至本月20日,外界也都在猜測皮斯托瑞斯這位南非著名殘疾人運動員的未來命運。
  在第一周的庭審結束後,在法庭外執勤的一位警員向記者解釋了為什麼警局出動了這麼多的警力部署在法庭周圍:“我們得看著點這個家伙(指皮斯托瑞斯),如果我們放任他單獨一個人,就可能發生危險。"
  (原標題:“刀鋒戰士”案開審電視轉播)
創作者介紹

葉振棠

ec10ecbdk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